【行业动态】地方AMC“竞速”万亿级不良资产处置 “国字号”占主导

摘要: 当前银行业不良资产趋于稳定,但部分股份行和城商行仍处信贷风险持续暴露阶段。银监会最新披露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共处置不良贷款6319亿元,比去年同期多250亿元。

12-10 02:26 首页 为安法务金融

前言

      市场人士认为,不良处置主体的增多能促进金融风险的化解,包括一些地方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化解。地方AMC的优势在于更熟悉区域情况,且能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在化解地方金融风险、处理地方问题资产过程中更灵活。



       当前银行业不良资产趋于稳定,但部分股份行和城商行仍处信贷风险持续暴露阶段。银监会最新披露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共处置不良贷款6319亿元,比去年同期多250亿元。作为不良资产处置的主要参与者,资产管理公司在助力金融风险化解的同时,也收获了不错的业绩。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8家地方AMC(资产管理公司)宣布注册成立并获得批复,另有15家正在筹建中。目前,全国已设立近60家地方AMC。其中,由地方国资委、地方财政厅、地方国企、地方金控等“国字号”控股的地方AMC约有39家,占比逾七成。

1

市场空间较大

       根据银监会此前披露的数据,截至今年二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6358亿元。另据中国东方资产此前发布的《2017: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简称《报告》)预计,今年不良贷款率预计不会出现大幅波动,见顶并出现向下拐点的概率并不很高,不排除阶段性下探之后,中期仍将稳中有升,不良贷款率见顶时间预计在2019年。

       因此,即便不算上其他非金融不良资产,我国不良资产处置也是万亿级的市场。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就目前的数据来看,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趋于稳定,部分银行甚至重回到不良“双降”的通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银行存量不良的化解压力减小。我国的不良贷款余额基数较大,因此未来消化存量不良资产的压力仍较大。换言之,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空间也很大。

       以中国长城资产为例,其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其收购的各类不良资产增加较多,今年前9个月收购各类不良资产1293.36亿元,同比增长154.32%。其中,收购金融不良资产730.03亿元,同比提高120.17%;收购非金融不良资产563.33亿元,同比增长160.89%。

       不良资产处置“盛宴”正吸引越来越多的参与主体进场。去年末以来,地方AMC的挂牌设立迎来一波小高潮。截至目前,已有近60家地方AMC注册成立,包括省级AMC和地市级AMC。

2

“国字号”占主导

       根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的统计,从已开业的地方AMC股东结构来看,地方“国字号”仍是主导。目前由地方国资委、地方财政厅、地方国企、地方金控等“国字号”控股的地方AMC约有39家,占比逾七成。

有地方AMC人士表示,在地方AMC行业发展初期,地方政府更倾向于自己控股。一方面是不良资产处置的盈利相当可观,另一方面也是从防范风险的角度考虑。“目前银监会对于地方AMC公司是业务指导,但监管职能还是在地方上。”

       与此同时,不少民资股东、上市公司股东、国有四大AMC及传统金融机构也在积极加码布局地方AMC市场。市场人士预计,未来民资、上市系的地方AMC发展空间仍大。

在中国长城资产副总裁孟晓东看来,中国金融总量巨大,在实体企业结构调整的当下,市场资源足够容纳这些地方AMC机构共同发展。此外,不良处置主体的增多也能促进金融风险的化解,包括一些地方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化解。他坦言,“四大AMC一般只在省级设立分公司,而且各地经济状况差异很大,地方AMC的优势在于更熟悉区域情况,且更能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在化解地方金融风险、处理地方问题资产中更灵活、更便利。”在他看来,未来四大AMC与地方AMC除了竞争,还有更多合作共赢的空间。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李茜指出,在首批5家地方AMC中,就有民企股东的身影。其中,安徽国厚资产的民资持股比例约80%。李茜认为:“和其他由单一自然人控制的企业一样,实际控制人的个人能力和知识水平可能对公司发展产生较大的影响。如何降低单一自然人的不利影响,关键在于公司是否设置合理的治理架构和决策机制。”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约有15家上市公司入股地方AMC,其中除券商等传统金融机构以外,还有这华闻传媒、奥马电器等非金融企业。“非金融公司入股地方AMC的直接目的是追求收益。”李茜表示,“在当前不良资产规模持续增加背景下,预计不良资产处置市场的容量还会继续释放,未来盈利空间会比较大。AMC以低成本收购不良资产,再通过债务重组、清偿、债转股等手段获得溢价,其盈利模式决定了其较高的收益水平和利润空间。”部分非金融企业将以开展不良资产管理业务为契机,实现从实体企业向金融机构的战略转型。

3

差异化“知易行难”

      尽管发展潜力不小,但是包括曾刚在内的许多专家和业内人士都认为,目前地方AMC的专业性仍较差,不少AMC沦为商业银行的“过桥”通道,真正的处置能力并不高。对于地方AMC来说,谋求差异化发展路径、形成核心竞争力,仍旧是不小的挑战。

       “都知道要谋求差异化的发展路径,但是仍旧期盼政策扶植,这其实与AMC行业的市场化原则是背离的。我认为地方AMC的发展,未来不能有过多政策扶持,更不能轻易扰乱这个市场的秩序和定价规律。”曾刚表示。

“目前市场很浮躁,很多机构没有用心处置不良资产,而是为了赚快钱做‘过桥’。”一位服务于地方AMC的法律界人士表示,“许多民营资本想仿照四大AMC走上全牌照金融机构之路,于是布局地方AMC。”

      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处理不良贷款的方式一般由银行对外招标拍卖,以往中标价格多是原贷款余额的30%至50%。近年来政策性不良贷款减少,结构性不良贷款增加。而结构性不良贷款一般都有较好的抵押物,所以价格都很高。

      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不良资产管理行业具有高风险、高收益的特征,需要尤为重视业务的风险管理,具体包括建立合理的风险管理制度、项目决策和风险控制机制等,并严格执行。但多数民营企业缺乏金融业务开展和管理经验,可能存在对金融行业风险认识不深入、过度重视盈利而忽视风险管理等问题,进而导致整体行业风险的上升。另外,目前许多地方AMC投资者几乎完全没有处置不良债权的经验,从而可能造成在业务开展中前期调查不深入,业务风险认识不足,进而会对不良资产定价形成一定的扰动。同时,后续处置方式设计的不合理也可能导致问题贷款未能按时得到清理,还会造成新的损失。

4

机构看好中资AMC发展


      在国有四大AMC(资产管理公司)中,仍未上市的中国东方资产、中国长城资产备受机构投资者的追捧。“国际投资者非常踊跃,有70多家著名投资者报名参与。加上一般投资者,共有近200家企业跟我们联系。”长城资产副总裁孟晓东近日透露,目前长城资产与投资机构签署保密协议,并且已进入短名单筛选阶段,筛选完成后将上报监管部门核准,在新股东进入后共同设计上市方案。

5

长城东方引战投受关注


      由于看好中资AMC行业,国际投资者正在积极寻求投资机会。但引战才刚刚起步,第一轮的引战正在进行之中。

       同为四大资管公司中的东方资管此前也表态称,引战相关工作正有序推进,已展开了第二轮正式报价,受到了境内外投资者的热烈反响,此项工作将于今年底全部完成。中国东方资产董事会秘书、副总裁陈建雄称,成功引入战略投资者后,中国东方将进一步推进发展和转型,力争尽快实现公开上市。

      财政部、央行、银监会与证监会对其A股上市计划都表示了认可,目前证监会已正式受理中国华融A股发行申请材料,A股上市后中国华融仍将致力于做大做强不良资产主业。赖小民希望中国华融成为第一家实现A+H股的AMC。

而在地方AMC中,作为民营股东控股的安徽国厚资产,凭借良好的业务运营和创新能力,整体业务发展速度较快。知情人士透露,国厚资产与安徽省内各地市级地方政府合作设立了10余家资产管理公司,并已启动上市计划,发展规划较为清晰。

6

中资AMC业绩亮眼


        值得注意的是,已上市的中资AMC业绩表现也是相当“打眼”,获得机构认可。券商分析人士预计,中资AMC的业绩高增长势头仍将持续。

       中国信达此前发布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收入606.1亿元,同比增长33.2%;该公司拥有人应占利润88.8亿元,同比增长10.9%。此外,公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信达佣金及手续费收入增加35.5%至20.77亿元。中国信达半年报发布后,国信证券、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中信证券等机构均给出“增持”、“买入”的评级。

       中国华融今年上半年也交出了靓丽的“答卷”:上半年营业收入608.1亿元,同比增长52.0%;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64.0亿元,同比增长27.7%。不过,交银国际在其研报中指出,中国华融已开始布局股权、优先股等融资计划,但短期内公司在杠杆率上进一步提升空间非常有限,预计下半年资产增速放缓,银行资产质量的暂时企稳也导致短期内处置类不良资产市场规模增长放缓。预计中国华融2017年至2018年盈利增速分别为17.8%和11.5%。

7

AMC加速入局 债转股参与主体多元化


       新一轮债转股启动以来,参与主体呈现多元化格局。国有大行纷纷成立债转股实施机构,国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地方AMC等也加速入场,有望成为市场化债转股的重要参与主体。在本轮债转股推进过程中,签约规模较为可观,但落地情况不尽如人意。市场人士认为,未来想扭转上述局面,更好地推进市场化债转股,需进一步扩大市场参与主体,提高市场效率。


       本轮债转股的推进过程中,国有四大AMC深度参与。以中国长城资产为例,据中国长城资产经营部总经理雷鸿章表示,截至目前与长城资产正在洽谈债转股项目的企业有20家左右,涉及洽谈意向金额200亿元左右。今年以来,中国长城已先后实施了中国铁物、云南冶金集团、山东宏济堂等债转股项目。

       商业银行也是动作频频。截至目前,建设银行旗下建信投资、中国农业银行旗下农银投资、中国工商银行旗下工银投资等银行债转股实施机构自今年8月起陆续开业,交通银行9月底发布通告称交银投资已获准筹建。

      目前工行、建行落地的债转股项目领先同业。截至9月26日,工行已经与28家企业签订了总额3455亿元的市场化债转股合作协议。截至9月8日,建行已与42家企业达成市场化债转股合作意向,签订了总额5542亿元的框架协议。

     相较于第三方机构,银行成立的专营债转股机构对企业债务更为了解,在债转股实施中的商业谈判、执行力度等方面更有优势,形成的价格可能更公允。此轮债转股强调市场化手段,由于银行本身对企业债务比较熟悉,因此银行通过单独设立资产管理公司可以运用更为综合的手段来操作。其优势在于,银行系的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债转股,既兼顾了资产管理公司的优势,又与银行相联系,效果会比较明显。

      自此轮市场化债转股启动以来,作为不良资产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之一,地方AMC也在积极布局这方面的业务。去年年底开始,AMC设立迎来政策利好,银监会允许省级最多设立两家地方AMC,也给债转股市场带来更多参与主体。地方主体的加速入场有望推动债转股进程不断深化,地方AMC也可能成为市场化债转股的重要参与主体。


       本轮市场化债转股的重点,从行业来看,主要聚焦煤炭和钢铁,具体到企业则集中于杠杆率较高的国企和央企。截至目前,债转股协议的签约规模非常可观。

      钢铁行业本轮债转股已签订框架协议规模约1500亿元;据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统计,已有21家煤炭企业与金融机构签订了债转股协议,协议金额为3530亿元;

      本轮市场化债转股的一个突出特点在于,洽谈双方签约金额比较高,但真正落地却面临困难。以煤炭行业为例,在目前已签订的债转股协议中,实际落地的项目仅有8个,涉及金额655.73亿元,仅为签约规模的18.6%。

       对于债转股项目落地情况不尽如人意的原因,首先对于企业来说,债转股并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策,公司治理的很多方面可能会因此改变;其次就银行而言,在股权管理、专业化队伍建设等方面仍存在一些挑战。“目前几家大型银行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仍处于正在筹备或刚刚起步的阶段,随着这些机构步入正轨,下一步市场化债转股的步伐可能会加快。”

       此外,上一轮行政化债转股推进过程中,政府会对亏空进行“补贴”,买卖双方因此积极响应。而本轮债转股则以市场化的形式进行,政府不会进行财政补贴,因此买卖双方在价格形成和债转股的条件等方面的看法可能不一致,从而导致交易困难。应进一步扩大市场参与主体,以提高市场本身的效率。“应进一步地放宽准入条件,除了银行和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外,还可以引进一些民营和私募机构。不同机构对于资产的看法存在差异,因此会产生价格竞争,从而有利于价格形成。”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编者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首页 - 为安法务金融 的更多文章: